北京快3下期开奖结果专家预测/新聞資訊/深度觀點

新聞資訊

全行業中,企業決定錄用候選人的平均誠信度為82%,剩余 18%的人與真實情況有出入。

幼教行業頻爆虐童丑聞? 背調,是幼教機構缺失的一環!

2018-03-06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發展,信息的快速更新,人們變得越來越忙,也越來越健忘。近期相繼發生的“攜程幼兒園虐童事件”、“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牽動著人們焦慮的神經,雖然事情已經過了一段時間,逐漸冷卻下來,但回顧這些年,幼兒園虐童事件的報道也屢有聽聞,冷靜下來,我們需要清醒的看待和深層思考事件背后的原因,直面當前幼教行業所面臨的問題,以尋求切實可行的解決之道。

 

那么,當前我國的幼教行業的現狀如何?面臨哪些問題?在各個環節上存在哪些盲點呢?

 

      一、幼兒與教師比例失衡,教師數量存在巨大缺口

 

      根據數據統計,2016年中國幼兒園在園兒童(包括附設班)達4413.86萬人。而與此對應的是,全國幼兒園所有教職工人數總和只有381.8萬人,教職工幼兒比約為1:12。

 

      這就是說,一個幼教職工要面對12個孩子。而如果只計算專任教師(教育部最新公布數據為223.2萬人)與幼兒的比例的話,則更低,為19.8:1。這也就是說,中國一個經過嚴格培訓的幼教老師,他要面對的將是20個孩子。而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發的《幼兒園教職工配備標準(暫行)》規定,全日制幼兒園的教職工與幼兒的比例需達1:5至1:7。因此,如果幼師數量缺口的現狀不改變,隨著二胎時代的來臨,我國幼兒與幼師的比例失衡,將越來越嚴重。

 

      再來看看美國的情況,虐童事件發生時,我的一位朋友正在耶魯訪學。她小孩上幼兒園的地方,當地教育局對師生比有著硬性規定,每個老師最多能帶10個學生。而幼兒園對自己的要求更高。她小孩所在的家庭幼兒園,一個老師最多只能帶6個全托的孩子,其中2歲以下的孩子最多只能兩個。因為教師幼兒比例合理,老師照顧每一個孩子都能做到非常細心。有一次,老師突然打電話把她叫到幼兒園,原來是老師發現孩子頭上有個包,反復問小孩都不知是怎么摔的,于是趕緊叫來家長問是怎么回事,我的朋友解釋說是去幼兒園的路上摔的,一臉凝重的老師才放下心來。

 

      二、我國幼師這一職業準入門檻較低

 

      相較于其他國家,在我國,幼師這一職業的準入門檻也較低。根據教育部發布的《幼兒園工作規程》以及《教師資格條例》,幼兒園園長及教師的學歷水平只需要在大專以上,而保育員擁有高中以上的學歷程度即可。截至2009年,全國各層次學前教育專業的在校生數量為209626人,本科生僅占3.1%,專科生8.8%,中專生最多,達到了184662人,占到了88.1%。

 

      同時,中國幼師普遍感到從事這一行業壓力大且收入低。據調查顯示,壓力的主要來源是檢查、考核繁多,以及工作時間長,每天需要工作8至10小時,有些甚至超過了10小時。而薪資方面卻與壓力不成正比。即便一些市場化的幼兒園入園費高昂,但是幼師的薪資仍然很低。比如這次出事的紅黃藍幼兒園,普通班孩子的每月學費大概在3500元左右,國際班學費4800元,這還不包括幼兒園興趣班學費、伙食費、一次性用品費等,但教師們的月薪卻只有2000-3000元。

 

      三、壓力大工資低,一定程度上消磨了幼師工作上本應有的職業水準

 

      幼師群體工作壓力大薪資水平低,這一方面使得幼師無法對自己的工作有強烈的認同感。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消磨了幼師工作上本應有職業水準。有調查顯示,一些幼師明確表示“不喜歡兒童”,有些表示“對孩子有些討厭”, 更有一些幼師認為兒童“無知、惡魔”。 

 

     工作熱情消逝,“厭童”心理滋長,專業人才流失,幼師的供需矛盾迫在眉睫。這時候,大量沒有教師資質的“幼師”,走進了幼兒園的大門。盡管國家規定從事教育行業,首先必須擁有教師資格證,但從目前的統計來看,幼兒園教師“無證上崗”的情況十分普遍。

 

據一位曾經臥底北京四家幼兒園的實習記者發文表示,在海淀一所幼兒園面試時,對方既沒有要求看他的身份證,也沒有要求健康證。當記者說出學歷是高中時,面試者露出了滿意的表情,迫不及待地讓記者“明天就來上班”。這位記者后來才發現,在那里,高中畢業已經是高學歷了。

 

      四、法制不完善,立法存在漏洞

 

      盡管兒童權益?;ざㄒ姹;ひ恢筆俏夜曬刈⒌鬧氐?。無論是《憲法》,還是《民法》、《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都有針對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す娑?,國家還制定了?;の闖贍耆說淖歐?mdash;—《未成年人?;しā?、《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母嬰保健法》等。不過,由于規定過于抽象,許多法條在現實中非常缺乏操作性。即便是廣受稱贊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情節惡劣”的定罪量刑標準也是很難量化的。比如給孩子喂芥末,這個算不算情節惡劣呢?換言之,可能很多父母認為的惡劣情節,都無法達到定罪的標準。

 

      同時,虐待兒童是一個非??矸旱姆凍?。而我國目前對“虐童”的法律追究范圍還是相對狹窄的,還主要停留在猥褻、性侵和身體傷害上,并沒有考慮到精神傷害層面。另外,我國目前對于沒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主體的被虐待兒童案件,還處于法律“真空”狀態。根據刑法的規定,對兒童有監護或看護職責的人虐待兒童才構成犯罪。相反,對一些對兒童沒有看護監護職責、卻有虐待兒童行為的人來說,如果期間沒有對兒童造成輕傷后果,法律往往不能對其定罪處罰。這是立法的漏洞。

 

      此外,在現實中,有些人包括家長和教師法律意識淡薄,心存僥幸,有人甚至對虐童問題不以為然。很多人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傳統心理影響,除了媒體曝光,在現實中很少見到基層組織主動勸阻、制止或者向有關部門報告兒童虐待的案例。再加上主管部門監管力度不夠,虐待行為往往很難納入法律調整的范圍。

 

因此,完善法治、增加全社會的兒童?;ひ饈?,應該是我們反思的一個方向。

 

五、忽視背景調查,沒有把好“用人關”

 

      虐童事件的發生,除了上面的困局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也是被很多幼兒教育機構忽略的一環——對應聘者的背景調查。缺乏招聘風險管理的意識,讓一些人品不端,甚至有人格問題的人進入了幼師行業,令幼兒被虐待、被侵犯的概率大大增加。

 

      國內著名雇傭風險管理公司“八方錦程”CEO劉朔嬰先生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表示,機構在招聘幼教老師的時候,本應該從德、能、勤、績四個維度,對應聘者深入的了解和審核,最大程度的避免機構因用人不當而產生的從業者勝任力風險、職業操守風險以及企業所面臨的法律風險和成本風險,但現實的情況是大部分幼教機構是缺失這個招聘審核流程的和用人的風險管理的意識,而致使孩子也包括機構自身暴露在這些風險之中。

 

      劉朔嬰分析說,在攜程親子園事件中,“為了孩子學苑”負責人張葆葆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涉事的一位阿姨今年40多歲,是外來人口,上崗一年有余。張葆葆稱這位員工“是通過第三方招聘網站找的”,并表示”要想入職,首先要有健康證,再就是喜歡孩子。所以,對其性格方面也會有一定考察。”但事實上這種考察是否真的做了,做得是否專業目前都是一個問號。如果張葆葆當初無論是機構自身或者委托給專業的第三方背調公司來幫助進行這些從業者的審核,那么就能最大限度地規避類似事件的發生。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在冷靜分析、深刻總結之后,未來,無論是我們的國家、幼教機構還是家長,在對于孩子成長過程的關注上,我們應該逐步去改善當前幼教行業現狀問題,去為孩子創造一個無憂的童年。

掃碼閱讀全文